安通控規涉及違規擔保 股票簡稱變更為“ST安通”,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安通控規涉及違規擔保 股票簡稱變更為“ST安通”
2019-06-18

K圖 600179_1

  6月17日晚,安通控股發布公告稱,根據相關規定,公司向上交所申請對公司股票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公司股票將于2019年6月18日起停牌1天,6月19日復牌恢復交易。復牌后,股票簡稱由“安通控股”變更為“ST安通”。

  涉及違規擔保被處以其它風險警示

  安通控股于5月17日曾公告稱,公司通過自查發現存在未履行審議程序的對外擔保事項,且該等擔保導致公司被債權人起訴,進而導致公司存在銀行賬戶被凍結等情況。

  根據當日公告,截至5月17日,安通控股共涉及22筆違規對外擔保,涉及金額合計20.73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61.27%。

  資料顯示,上述擔保發生時間最早為2017年3月1日,最后一筆發生時間為2019年4月23日,前后持續兩年多。

  《證券日報》記者通過查閱相關資料得知,截至目前,已經有多名債權人就相關擔保提起訴訟,涉及訴訟金額逾9億元。

  公司稱,經自查,上述違規擔保事項并未履行公司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審議程序,也未履行用章審批程序,系公司實際控制人、原董事長、原法定代表人郭東澤未經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同意,越權以公司名義簽署的,該行為屬于郭東澤利用其實際控制人、時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的地位作出的越權代理行為。

  公開資料顯示,郭東澤為安通控股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長,于2018年1月23日辭去公司董事長職務,但目前仍然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在一系列違規擔保事項被披露后,作為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郭東澤于5月17日向公司作出道歉并承諾:將在未來1個月內解除因其違規行為而導致公司涉及金額合計20.73億元的違規擔保事項,以及因該事項帶來的相關訴訟、資產凍結等情形,以消除對公司的不良影響。如因上述違規擔保導致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遭受經濟損失,郭東澤承諾賠償相應損失。

  但是,截至6月17日,郭東澤未能在承諾期限內解決上述違規擔保問題。6月17日晚公司公告稱,本著審慎的原則,根據相關規定向上交所申請對公司股票實施“其它風險警示”。公司股票將于6月18日停牌1天,于6月19日復牌恢復交易。復牌后,股票簡稱由“安通控股”變更為“ST安通”。

  公司多渠道努力降低影響申請擔保無效存不確定性

  公司表示,上述違規擔保未履行公司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的審批程序,未履行用章審批程序,更未進行信息披露。公司將采取法律手段,申請以上擔保無效,但是申請擔保無效能否獲得法院的支持存在不確定性。同時,公司還將通過積極協調債務人關系、與相關法院積極溝通、敦促控股股東盡快通過處置資產等多種方式消除違規擔保情形等措施,多渠道努力,降低該事件帶來的不利影響,保證公司主營業務穩定有序開展。

  黑龍江某律師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通過公開資料看,公司申請上述擔保無效獲得法院支持存在一定的難度。公司提出上述無效申請的理由主要是相關擔保未履行董事會或股東大會程序,未履行用章程序,以及未進行相關信息披露。但是,在簽訂上述部分擔保合同時,郭東澤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盡管后來辭去相關職務,但也一直是公司對外公開披露的實際控制人,其行為可視為表見代理,善意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權。《合同法》第49條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

  該律師介紹,在大量的司法實踐中,違規擔保往往由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或董事長組織實施且加蓋了公司公章,結合糾紛雙方的商業合作慣例等情況,出于對善意第三人信賴利益的保護,很多案例中法院都做出認定擔保有效的判決。

  最后,該律師介紹,2018年8月份,最高法公布了《最高法關于審理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征求意見稿)》,其中特別提到,“上市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相對人依據前兩款進行形式審查的,應當以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信息為準”。根據該《征求意見稿》,上市公司按規定需披露的擔保信息等相關文件屬于法定公示文件,具有效力,擔保權人能夠通過公開渠道簡便獲取,其審查義務應包括審查公司是否發布與本擔保有關的公開披露信息等文件。而且,《征求意見稿》出臺后,已經有了數起上市公司申請違規擔保無效成功的判例。這是對公司有利之處。


(以上內容轉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QQ9446379刪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安通控規涉及違規擔保 股票簡稱變更為“ST安通”,熱點題材,股票新聞,概念股,主力資金流入
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